巾帼不让须眉 我国女子电竞队梦想闯出一片天

  谈及男女战Duì的区别,WildRift电竞女队成员Xiàng莎莎(24岁)说,男队在战术上会推陈Chū新,而女队Zé更加循规蹈矩,在战术上会更倾向跟着模板走。

  对于Rǔ孩子玩电Jìng,社会上也少不Liǎo消极的声音,对于这样世俗的眼光,战队成员郭思Huì(27岁)回答得非常利索:“这样De声音越是Qiǎng烈,就越会让我们想要证明自己。”

  本届东运会WildRift赛事共有五个国家参加,分别来自越南、泰国、菲律宾、老挝和新加坡。我国战队晋级决赛后0比3不敌菲律宾,惜获银牌。

  战队成员辛思丽(32岁)坦言,在新加坡玩电竞的女生少,打比赛De更少。

  诚然,男女混合的赛事虽然能助力女性职业选手的发展速度更快,但电Jìng这个行业在严格意义上还是属于商业产品,这样的特征就意味着,女子电竞生态、乃至本地整个电竞生态的构建远比传统体育更加困难,毕竟想要从“商人”的Kǒu袋里Tāo钱并不容易。

  希望女子电竞能够受到更多人的认Kè。”

  本地电竞在过去发展步履蹒跚,原因有很Duō,而女子电竞赛事得不到发展其中的原因更是复Zá。  这包括世俗的眼光、赛事资源短板,或者由这一短板衍生而出的赛Xùn体系不专业、缺少稳定收入等问题。

  “参加男女混合赛事确实会让我们学到不少Dōng西,也能够让我们运用到女队比赛当Zhōng。”

  随着女Zǐ电竞加入东运会赛事,也开始有人注意到一些更深层Cì的问题——女性赛事与男女混合赛事,哪条Lù才是女子电竞的未来?

  谈起当时的Sài况,WildRift电竞女队选手黄明嬿(21岁)回忆道,我国战队在现场的支持者少之又少,感觉每一场比赛都是在对方的主场作战。

  由于市场小,经费成了一个严重问Tí。

  “以前家里不让玩游戏,所以也只能偷偷玩……大家没有训练基地,大部Fèn都是下班或放学后在家里训练。教练也都是自己Tāo腰包,请身边的Péng友来帮忙。他们有空就来,没空就不来,这很不稳定。”

  在2022年Hé内东Yùn会中,我国电竞女队成功创造历史,摘得我国东运会史上首枚女子电竞赛银牌。WildRift电Jìng女Duì成员前天在接受《联合早报》采访时表示,自己参加电竞赛完全是兴趣使然。虽然Shè会上有很多消极的声音,但这样的声音越是强烈,她们就越想要证明自己,证明女孩子在电竞领域也可以有立足之地。